体验金的收益怎么领取,六份美欧日三方联合声明的解读

体验金的收益怎么领取,六份美欧日三方联合声明的解读

体验金的收益怎么领取,自2017年12月12日,在世界贸易组织第11次部长级会议期间,美国、欧盟和日本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发表了第一个联合声明以来,三方已经联合发布了六份与国际经贸规则相关的联合声明。本文对这六份声明做简要解读。

声明内容

首当其冲是“非市场导向的政策和做法”,三方认为它导致了严重的产能过剩、造成不公平的竞争、阻碍发展和使用创新技术、削弱了国际贸易的正常运转包括导致现行规则无效。从多份声明的内容来看,政府融资或支持的产能扩张、产业补贴和国有企业,可能是典型的“非市场导向的政策和做法”。三方也一直在共同研究关于具备“市场导向条件”的标准,并在第三份声明里初步列出了7个方面,包括企业在价格、成本、投入、采购和销售方面的决策反映市场信号,投资决策反映市场信号,资本、劳工、技术和其他要素的价格反映市场信号,自由决定企业的资本配置并反映市场信号,企业接受国际公认的会计准则,企业受公司法、破产法和私有财产法的约束,企业的上述决策无政府的重大干预。

三方联合搞的这个“市场导向条件”的标准本身并不是一个实体性规则,它实际上是个贴标签的过程,为未来他们给那些非市场经济国家制定特殊的经济贸易规则,比如特殊的产业补贴规则、特殊的国有企业规则或特殊的投资安全审查制度,打好理论和舆论基础。相信有了这个标签也可以名正言顺地继续在针对中国的反倾销中使用替代国方法。

说的通俗一点,就是三方在搞一个哪些人有精神疾病的判断标准,经这个标准判断有精神疾病的都不能像正常人一样工作和生活,要吃药要住院,直到痊愈。当然,三方反复在声明里重申,他们是肯定没有精神疾病的。

特殊的补贴规则和特殊的国有企业规则应该是“市场导向条件”标准的主要产物,也应该是三方过去一年半来最关心的内容,并在声明里多次强调要在2019年春天搞出一个三方文本来,但是已经立夏快两个月,文本还没有出来,但是似乎已经到了最终定稿阶段。三方还信誓旦旦地表示,要确保核心贸易伙伴将来参与此类谈判。不知道三方在看完中国政府于2019年5月13日发在布的《中国关于世贸组织改革的建议文件》中关于补贴和国有企业的表述后,比如“不能借世贸组织改革对国有企业设立特殊的、歧视性纪律”,是否会心灰意冷?

特殊的补贴规则,主要包括:一是强化通报机制,并设置与之相关的直接或间接的激励机制,二是讨论关于“公共机构”认定的基础,解决受政府干预影响的非公共机构的行为所产生的市场扭曲,三是针对有害的补贴提升补贴规则的有效性,比如国有银行发放给企业的与其信用不符的贷款,政府或政府控制的非商业条件的股权投资、非商业性的债转股、生产投入的优惠定价、给僵尸企业的补贴、导致产能过剩的补贴等。

特殊的国有企业规则,目前声明里明确提到的了除上述与补贴相关的规则外,另外一点明文提到的就是提升国有企业透明度。除此之外,三方很可能在参照已经写入cptpp和usmca中的关于国有企业章节的内容,起草与国有企业相关的专门纪律。目前日本是cptpp的缔约方,美国是usmca的缔约方,因此对他们来说,接受国有企业章节完全没有问题。欧盟和日本已签署的自由贸易协定也有国有企业的专门章节,该章节的内容虽然没有全面复制cptpp的内容,但是明显受cptpp的影响。因此三方在cpttp基础上,发展出一个专章国有企业文本,应该很容易。当前cptpp和usmca的国有企业章节中对国有企业的核心纪律约束有两个,一是非商业支持规则,二是透明度规则。特别是非商业支持规则基本上是针对国有企业打造的专属补贴规则,并且与wto的反补贴规则相比,法律要素更少,认定的门槛更低,涵盖的范围更广。

关于技术转让的政策和做法,是美国对华发起301调查的主要借口,包括通过合资要求、外国股权限制、不透明行政管理和许可程序强制技术转让,以及通过网络盗窃的方式获取技术。三方同意分享各自的最佳实践、并合作寻找有效的办法,包括提起wto争端解决、制订新的规则、加严以国家安全为目的的投资审查、强化出口管制等,来制止这些有害的强制技术转让。截止目前,除了没有看到关于技术转让的新多边规则可能是什么样以外,其他几个方面的内容美国已经或正在实施,欧盟在也仿效。

对wto进行改革是三方的共识。三方联合其他wto成员于2018年11月份提交了一份与透明度和通报相关的提案,并于2019年4月对该提案进行了修正。在发展中国家的特殊和差别待遇问题上,三方欢迎在wto对该问题进行讨论,并呼吁自称为发展中国家的先进wto成员在当前和未来的wto谈判中做出全面的承诺,并对某些wto成员(应该是指巴西)已准备这样做表示欢迎。2019年1月16日,美国独自向wto总理事会提交了一个文件,名为《一个无差别的wto – 自指定的发展状态导致体制的边缘化》,日本和欧盟没有联署。2019年2月15日中国、印度、南非、玻利维亚和委内瑞拉联合提交了一份针锋相对的文件,名为《优待发展中国家的特殊和差别待遇的持续相关性将促进发展和确保包容》,日本和欧盟也没有联署。有意思的是,在wto改革问题上,最紧迫的上诉机构停摆危机,竟然被三方的历次联合声明选择性地忽略,没有出现任何一个关于该问题的字眼。实际上,2018年11月22日,欧盟联合中国、加拿大和印度等成员联合向wto提交了关于争端解决上诉程序改革的联合提案,日本没有参与,但是美国已经否定了该提案。

在当前正在进行的两个重要的新规则谈判领域,渔业补贴和电子商务(数字贸易),三方联合声明只字未提渔业补贴,但是对电子商务方面的规则谈判持续抱有极大的热情,并寻求达成一个越多wto成员参与越好的高水准的协议。

最后一点在联合声明中反复出现的内容是要求出口信贷国际工作组加快工作,并在2020年前就新的国际出口融资纪律达成一致,以营造出口信贷的公平竞争环境。这个出口信贷的内容对不经常研究补贴的人来说可能稍有点陌生,这个涉及的是wto《补贴与反补贴协定》附件1:出口补贴例示清单的第(k)项的最后一句:“但是,如一成员属一官方出口信贷的国际承诺的参加方,且截至1979年1月1日至少有12个本协定创始成员属该国际承诺的参加方(或创始成员所通过的后续承诺),或如果一成员实施相关承诺的利率条款,则符合这些条款的出口信贷做法不得视为本协定所禁止的出口补贴。这里的“国际承诺”实际上就是oecd的《关于官方支持的出口信贷的安排》,也俗称“君子协定”。oecd基本上是发达成员的俱乐部,发达成员通过祖父条款的方式将他们之间的协定变成wto规则的例外,即禁止性补贴的豁免。笔者仍对在瑞士读书期间讲授这一条款的非洲裔教授鼻孔里发出的轻蔑的声音记忆犹新。

怎么看

不能低估了这个联合声明的内容和影响。这个联合声明虽然都知道是美国主导的,但是在欧盟和日本也不完全是应声虫。三方在非市场导向的政策和做法问题上,在产业补贴和国有企业问题上,在强制技术转让问题上,是空前团结的。其所针对的第三国,不用对号入座,也知道是针对中国,这是三方反复舆论造势和抹黑中国的阳谋。另外,在中美贸易谈判无果的情况下,美国可能也会对欧盟和日本等贸易伙伴采取怀柔政策,以拉拢他们集中精力围剿中国。因此,中国当前的积极思考和应对非常重要。

也不用过高估计这个联合声明的内容和影响。三方的分歧也是比较明显的,对于当前最紧迫的上诉机构生存危机,美国似乎吃了秤砣铁了心要把wto争端解决机构打回gatt时期,欧盟似乎比较着急上火,日本可能也着急,但是碍于美国的面子,不敢明确表态。对于发展中国家的特殊和差别待遇,欧盟和日本可能也与美国的打算也略有不同。

当前可能还不是中国引领规则变革的恰当时机。中国要成为国际规则的制订者或输出者或争夺国际规则的话语权,其根基在于国内制度的建设和完善。众所周知,wto是美国在二战后基于美国的法律制度设计出来的,并不是一帮wto成员凑在一起凭空拍脑袋想出来的。当前中国在国内制度建议方面的缺失或不足将会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中国引领未来规则变革的能力。中国特色的故事,在国际上的受众可能也不是太多。当然这并不排除中国在某些成熟的领域做出自己的引领性贡献。

在中美贸易谈判无果的情况下,推进wto改革的难度可能是更大了。鉴于多哈回合谈判的失败教训,当前成功实现wto改革可能有两条路径,一是先开展主要wto成员的双边谈判,包括中美、美日和美欧等,然后将双边谈判的成果推进到wto改革进程中,实现多边规则的现代化;二是在一个没有美国的wto基础上,推进对wto的改革。如果中美谈判无果,美国可能也很难实现对日本和欧盟的谈判目标,比如在农业和国内监管方面,因此第一条路径实现的难度很大。美国是否会轻易退出wto,目前尚不可知,但是一场没有美国的wto改革可能也不是日本和欧盟等发达成员所乐见的,因此通过第二条路径实现对wto的改革可能也非易事。

怎么办

积极参与wto改革,对中国来说非常重要和非常必要。一是回击和应对任何针对中国的指责和批评,或为中国量身打造限制性规则的企图;二是针对现行规则中不公平不公正或对中国的歧视性解释或适用问题提出中国的主张,遏制单边措施和贸易保护主义;三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以开放、透明、包容、务实、灵活的方式,推动建立回应时代发展和业界需求,充分考虑成员发展阶段和能力水平的国际贸易投资新规则(《中国关于世贸组织改革的建议文件》的原文,加了一个“力所能及的范围内”)。

中国在wto改革过程中,应用尽一切办法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不限于发展中成员。中国参与当前的wto改革,在一定程度上有被美欧日裹挟的成份。可能有点像斗地主,而且是美欧日三打一,其他wto成员也有话语权,但是更多是在桌边看牌和下注的。本人并不擅长斗地主,但是大概知道基本原理,如果三个“农民”不团结的话,“地主”赢的面可能会大一点。因此,要尽可能团结所有打牌的、看牌的和下注的,比如,能被诊断为“非市场导向”的可能不仅限于中国,这个规则的打击面可能会比较广泛。

无论如何,可能在短期至少3-5年内,中美经贸关系和多边贸易规则的不确性部分会增多。鉴此,中国应该积极推动wto改革之外的内部和外部的两个方面安排。对内来说,不论wto改革如何进展,坚持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基本国策不动摇,从而以开放的姿态吸引更多的贸易和投资,以填补中美贸易战所带来的损失。同时,也可以通过中国与其他贸易伙伴的更加密切的经贸关系,实现彼此利益的捆绑,从而稳定相互间的经贸关系。对外来说,中国应该加速推进双边或区域的自由贸易区谈判和“一带一路”建设。双边或区域的自由贸易区谈判是实现中国实体利益和规则利益的重要平台。通过这个平台既可以对中国与其他国家的贸易利益以条约的形式加以保护,也可以借助此平台,推动有利于中国的国际经贸规则的发展,加速推动议题广泛、自由化程度深的自由贸易协定的签署和适用。

作者简介

管健,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法律硕士,伯尔尼大学世界贸易学院国际法与经济学硕士,武汉大学法学院法学博士。管健律师于2005年加入北京市中伦律师事务所,历任律师、合伙人,于2016年加入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任合伙人。管健律师专业从事wto和国际贸易法领域的案件代理和理论研究,包括反倾销、反补贴、wto争端解决、贸易壁垒和贸易政策等。联系方式:guanjian@globe-law.com.

文章选自国际贸易法评论,2019年5月27日

ccg 纵览

⊙ccg访美“民间外交”开展二十余场活动:关键时点发出智库声音

⊙芒克辩论会(munk debates)上ccg理事长的国际激辩:中国始终支持并推动自由国际秩序的完善与发展

⊙wto原总干事pascal lamy 在ccg发表演讲,探讨wto改革和多边贸易体制的未来

⊙美国前财长、哈佛前校长萨默斯与哈佛肯尼迪政府学院创始院长艾利森在ccg发表演讲

⊙全球化智库(ccg)报告集合

⊙慕安会落幕,中国智库就全球安全与治理议题发声

⊙欧洲政策选择中的中国智库声音—ccg应邀参加欧洲智库ceps思想实验室年会

⊙宾大全球智库报告发布,ccg入选14个榜单 蝉联世界百强智库

⊙ 凤凰卫视《问答神州》专访ccg理事长王辉耀

⊙ccg 峥嵘十年,再启航

⊙ccg2018年国际交流 在国际舞台发出中国声音

⊙ccg2018国际来访 关键时点探讨全球重要议题

⊙2018 年度ccg报告汇总:汇聚全球视野和中国智慧

⊙2018年度ccg图书汇总

⊙ccg2018年度名家演讲&国际交流集锦